创下科技史最大购併交易,负债 120 亿美元的戴尔究竟在赌什幺?

时间:2020-06-19 浏览量:305
创下科技史最大购併交易,负债 120 亿美元的戴尔究竟在赌什幺?

该来的迟早要来,儘管背负着 120 亿美元左右的负债,戴尔还是举债并最终以 670 亿美元这个创造了全球科技市场最大规模的购併交易,将 EMC 收于髦下,让传闻变成了现实。那幺为何没钱的戴尔会如此任性?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全球科技市场最大规模购併的头条吗?当然不是。当业内诸多分析认为戴尔这场购併是豪赌,且不被看好之时,戴尔究竟在赌什幺?

就在戴尔宣布购併 EMC 之时,《Wired》杂誌网路版藉此次购併撰文,将惠普、思科、戴尔、EMC、IBM 和甲骨文等传统科技巨头形容为「行尸走肉」。我们不知道该文的作者为何如此轻视这些传统科技巨头,我们只想说一句:如果没有这些传统科技巨头,世界将会怎样?所谓的大资料、云端计算等这些所谓的未来趋势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当然这些传统科技巨头也在顺应产业的发展趋势在进行不同的转型,但这需要时间,而在这过渡期的现阶段无疑生存是第一位的,而决定生存惟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规模。

提及规模,就说到了戴尔购併 EMC 对于戴尔的现实价值和意义。

众所周知,儘管传统科技企业都在进行转型,但支撑其营收和利润的核心仍是传统业务,具体到戴尔和 EMC,与具有对标性质的企业,例如惠普、IBM 等相比,其体量确实过小。例如从营收角度看,EMC 去年的营收为 244.4 亿美元,戴尔的估值营收为 560 亿美元左右,与惠普、IBM 等接近千亿美元的营收相比,确实不是一个级别,尤其是与惠普相比(由于 IBM 已经没有 PC 业务,且偏重于软体,所以戴尔更直接对标的企业应是惠普),戴尔和 EMC 在由伺服器和储存为主要构成的企业级业务上,均存在明显的弱点。

例如 EMC 在储存上虽然领先,但在伺服器业务上几乎是空白,戴尔虽然均有储存和伺服器业务,但与惠普相比均处在下风。例如在伺服器市场,据 Gartner 的统计,今年第二季惠普无论是在营收还是市佔率上,均领先戴尔,其中在市佔率上,惠普为 21.7%、戴尔为 18%;营收上,惠普为 25.2%、戴尔为 17.4%;而 IDC 的统计,在储存市场的营收份额上,惠普也以 16.2% 领先戴尔的 10.1%,与排名第一专攻储存的 EMC 差距仅为 3 个百分点,即 2.62 亿美元。更为关键的是,在储存营收上,惠普同比增长 8.7%,而 EMC 和戴尔则同比下滑了 4.0% 和 2.9%。从这个对比和趋势可以看出,无论是戴尔还是 EMC,在伺服器与储存市场的单打独斗均无明显优势,尤其是戴尔,在上述两个市场与惠普均存在差距,而在购併 EMC 之后,至少让戴尔在储存市场(例如营收上)远远超过了惠普,并以此在伺服器与储存市场和惠普的角逐中找到了平衡。

整合攸关能否站稳脚步

更为重要的是,从整体营收的角度,戴尔购併 EMC 之后,其年营收有可能达到 800 亿美元,与之前各自独立的戴尔与 EMC 相比,其体量上已经与惠普、IBM 处在同一阵营。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戴尔购併 EMC 之后,还会在储存市场拉开与 IBM 的差距,这对于之前将 x86 伺服器卖给联想之后,一直有传闻称下一步可能会将其储存业务出售的 IBM,在储存市场的信心是一个打击,如果未来 IBM 真的因此而如传闻般将其储存业务出售的话,在储存市场,戴尔无疑又少了个竞争对手。

而另据分析称,由于戴尔购併 EMC,另外一家储存厂商 NetApp 也有可能被思科或者甲骨文购併,届时储存市场对手的不断减少,将会更有利于戴尔。

如果说上述是戴尔在传统科技巨头转型过渡期利用购併做大规模而与惠普、IBM 等等量竞争而让自己被淘汰的风险大大降低的话,那幺此次购併 EMC 对于戴尔立足和把握未来产业趋势也无不裨益。众所周知,EMC 目前採用 EMC 联邦(EMC Federation)的营运模式,包括 EMC II、VMware、RSA 和 Pivotal 四家公司。其中 VMware、Pivotal 和 RSA 代表的虚拟化、云端储存和大资料平台才是未来储存的发展方向。这也是为何 VMware 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其去年营收已逾 60 亿美元,同比增长 16%),且市值已佔 EMC 总市值的近 75% 的主要原因。

可以说,戴尔购併 EMC 近一半的钱是花在 VMware 上,联想到 2014 年 EMC 进行包含拆分、售出等多个选项的评估,EMC 股东对沖基金 Elliott Management Corp 一直敦促 EMC 分拆拥有 80% 股权、市值高达 340 亿美元的 VMware 以提升股东价值也彰显出 VMware 未来的价值。

另外,在 Gartner Symposium 对于未来 3 年相关企业对于产业发展加速性和抑制性的视觉化分析中,虽然戴尔、EMC、惠普、IBM 等多数传统科技企业均集中在抑制性範围内,但 VMware 却在加速性範围内,且名列前茅。这似乎再次验证了戴尔购併 EMC(包括了 VMware)对于其未来的价值。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戴尔没钱任性的购併豪赌仍具备较清晰的战略思惟和作用,即在传统科技企业转型之际,首先改变自身规模不大而有可能被进一步边缘化,甚至被先淘汰的风险,在立足生存的基础上,又在未来产业的发展趋势中找到基点。当然能否最终如愿,还要看戴尔的整合能力,毕竟与之前戴尔购併的企业相比,EMC 过于庞大,且之前联邦间的关係複杂与相应股东的矛盾也是不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