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回忆录其二:交朋友,还是一起工作?──詹宏志与黎智英

时间:2020-07-23 浏览量:287

狗仔回忆录其二:交朋友,还是一起工作?──詹宏志与黎智英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2001年2月,「明日报」骤然宣布熄灯,一些同事对詹宏志不甚谅解;也许,他们当初是怀抱新闻理想投奔而来的,因此而有被背叛与被出卖的感受。

然而,我倒是很清楚,自己来到《明日报》的「初心」,纯粹只是在「达康」狂潮中,希冀「明日报」能股票上市,好捞一票,早日退休而已。

没想到,「明日报」一年就倒了。接获同事通知时,我只觉得愿赌服输,就捲铺盖走人吧。后来,得知还可以加计利息领回员工认股的钱,同时加薪百分之十五转任《壹週刊》,总觉得是十分幸运的。

要到好几年之后,才听詹宏志说,原来倒闭时,「明日报」的资金已经烧光了,他只得硬着头皮去向大股东开口,请求他们再掏钱,买回已形同废纸的员工认股。

从「明日报」到《壹週刊》,企业文化的变化,就像泡温泉时,从四十五度的热水池跃进冰水池一样,令人不得不留下深刻的感受。

其实,在《明日报》我是副主管职,并没有机会与詹宏志开会,要到后来去《数位时代》,才有稍多的互动。

在《数位时代》,詹宏志每週三会从他在马路另一端的办公室,走来我们编辑部开会。下午三点一到,只见他一人準时坐在会议室一隅,静静地低着头看书。

「詹先生,你来了!」我会不好意思地先进去打个招呼,然后到外头四处吆喝同事:「开会啰!詹先生来了!」

在《壹週刊》与黎智英开会,则完全不是这幺回事。不管是例行会议或秘书通知的临时会议,主管总是在黎智英来到之前全员到齐。后来,听说他在《苹果日报》开会时,迟到的员工会被罚站在门口。不知是真是假,但黎智英在员工心中的威严,可见一斑。

黎智英处理人事是很果决的。「你下週不用来了!」週六进办公室打包,週一,当月未领薪资、资遣费、预告工资、应休未休的假折合现金,全部準时进你的户头。

工作是单纯的商业契约,不必彼此寄望额外的情感。黎智英说得明白:「我找你们来,是来一起工作,不是来交朋友的!」

他曾说,「一位老闆(主管)如果眷念情感,不『炒』掉不适任的员工,那他就是不称职的!」还好,他同时也说,「一位员工如果眷念情感,而不跳槽到更好的工作,那他就不是一个有自尊的人!」

对他而言,台湾的职场关係比较像一对怨偶,彼此都觉得自己付出很多,对方回报太少;充满怨气,又没有决心离婚!

他形容这种人是──「吃感情的虫」。

在城邦出版集团,詹宏志第三度当我的老闆。在短暂的工作期间,很幸运地,能在一场内部主管培训的课程上,听到他对出版比较完整的想法。

那时,城邦香港母公司TOM.com的企业文化,显然对詹宏志造成某种程度的影响,他似乎深有所感,特别强调了「纪律」的重要性。

他说:「纪律是一种组织系统的要求,也是一种个人的自我要求;有纪律才能实现理想,纪律是理想的具体化,而结果验证了纪律。」

十多年后回头来看,这是一场港台出版企业文化的交融与再生吧!

只是,「香港经验」让詹宏志变得更商业一点,不晓得,台湾经验有没有让黎智英变得更温暖一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