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重生,在新的文化土壤──走进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

时间:2020-07-02 浏览量:859

妖怪重生,在新的文化土壤──走进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

「这个团体很难介绍。」

「太难介绍了!」

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这个简称「北地异」的团体派出的两位受访者代表,潇湘神和NL一搭一唱地说,另一位代表长安则在日本同步连线,因为网速不足而有点跟不上超高速的谈话节奏。

「之前有在外面说过我们是文史工作者,不过感觉还是怪怪的。」

「我会用社区营造的概念来解释,但只是比喻而已,因为我们做的也不是社区营造。」

我试着补充北地异官网的工作室简介,结果他们立刻心虚起来。

「其实那个去年九月就该更新了……。因为忙着弄《说妖》,就一直被搁置到现在。」

好的,我放弃。与其硬逼出一个标準的介绍词,不如就从这里说起吧。

去年九月,北地异开启了桌游《说妖》的募资计画。桌游本身是召唤妖怪战斗的策略游戏,随着募资期间的设定介绍等宣传逐步进行,「透过故事让台湾妖怪重生」的核心概念与北地异厚实的妖怪资料库慢慢被展示出来,募资案得到的关注度愈来愈高,最后以工作室成员意想不到的好数字暂时告一段落。

虽然桌游募资案已经结束,但《说妖》世界观的扩充计画还在持续进行下去,甚至已经拟了一个长达两年的计画,而这还是他们决定「收敛一点」之后的结果。不然,光是在桌游的募资阶段,他们就额外设计了一个解谜游戏、製作了一首主题曲,还写了一本小说份量的角色故事集。当我说北地异产出的速度和量都很惊人时,受访三人居然还先愣了一下。

「有吗?」「好像有喔。」「有啦!我们不是做了那个……」

叽叽哇哇一阵子后,他们总算把过去一年做的事全部列出来重看一遍,还突然爆出了「我们真的有病欸」这样的心得。

这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团体,一方面专业到足以建立让学界都感兴趣的资料库、运作必须在强大压力下因应各种变数的募资计画,一方面又充满同人结社那种反正核心价值明确,外部活动就顺着成员玩心自然发展的意外性。

算不上严密,却显得很谐和,这种人味比组织味更浓厚的氛围,也许和北地异成型的过程有关。

北地异作品共通的「人类与妖怪在台湾并存」观念,最早的雏型来自潇湘神的一部LARP(Live Action Role Playing,实境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剧本。潇湘神说:「在写剧本的时候,首先我想要一个人类和妖怪可以战斗的世界观,再后来我看到了纪录片《南进台湾》,觉得那个世界观很耀眼、璀璨,就决定把它当成背景,开始查资料、叫奇幻社的大家来玩。」NL说,有些玩过TRPG(Tabletop Role-Playing Game,桌上角色扮演游戏)的玩家会做游戏纪录,把自己角色的游戏过程写下,顺便猜想它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件等等,这样的感想文字刚好补足了玩家只知道自己角色剧情的遗憾,喜欢这个世界观的同好在噗浪上交流想法,慢慢发展成类似集体创作的氛围。

前前后后跑过十几场LARP后,便于共同创作的多元宇宙设定也被确定下来,潇湘神的剧本是本传,其他人写的视为平行时空的外传,构成了「台北地方异闻」的世界观,相关的设定集、背景故事和游戏纪录,也是他们最早发行的出版品内容。以世界观为名的「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正式成立,规模一下子扩大,对外开放报名的LARP常常一个剧本就跑了几十场,过去改编游戏纪录的线性创作方式渐渐跟不上工作室的步调。而工作室的成员也发现,以日本妖怪和台湾神明为主的北地异世界观忽略了台湾妖怪的存在,开始将注意力转往发掘台湾本土的妖异传说。费时两年完成的台湾妖怪图鉴《唯妖论》正是这段时间的成果。

北地异成员无论学科和专业都各有不同,却因为喜欢「妖怪」这项元素而同样对台湾文史产生兴趣,甚至开始深入挖掘,他们也有信心让这样的经验在一般大众身上重现。就如《唯妖论》书中所说,神怪妖异是因应先民生活的需求而诞生的,妖怪传说的流传、演变,就是多元文化在台湾融合、生根的证明。重新向大众介绍台湾妖怪,也有重建当代和过去的连结,修复台湾人文化认同感的意义在。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