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回忆录其五:那些荒唐花招我年轻时都玩过啦!

时间:2020-07-23 浏览量:645

狗仔回忆录其五:那些荒唐花招我年轻时都玩过啦!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我做什幺,你跟着我做一次,就可以走了!」灯光昏暗的包厢里,当黎智英準备起身告退时,「媒体大少」露出促狭的表情对着他说。

黎智英沉着气,默不作声。只见媒体大少弯下腰,脱下身旁待酒女郎的高跟鞋,置于玻璃桌上。

媒体大少望着面无表情的黎智英,随手将一瓶两万多元的葡萄酒,倒进殷红的高跟鞋里;然后,拿起、仰头,一饮而尽。一旁陪酒的女郎、陪笑的卿客纷纷鼓掌叫好!

「该你!」当媒体大少再拿起酒瓶倒酒时,黎智英已经转身而去了。

2001年秋夜,在阳明山幽祕的别墅里,美食醇酒后,听黎智英讲故事格外过瘾。

他说起,年前初到台湾探路时,由于人生地不熟,只得四处拜会求教。(詹宏志说,那时黎智英一天到晚窝在他的办公室问东问西)

初露接班架式的媒体大少,特别和黎智英约在他常去的高级酒吧,想让这个跨海而来的港仔,开开台湾眼界。

「哈哈哈!这些我年轻的时候都玩过了!」说完故事,黎智英爽朗地大笑。

他随即解释说,他早期在香港做成衣加工出口时,为应付客人,也不免这类的应酬,直到有一次,一位美国大客户明示要他安排女人陪宿。

「他是个大buyer,订单没了,我工厂就执笠(倒闭)了!」黎智英说,他把一位身材高䠷的美女送进饭店后,由于不放心,自己就在一楼大厅半睡半醒地等候。

女孩下来、打招呼、离去,一切平顺。

「我出了饭店大门,天光微亮,我突然觉得很沮丧,想自己怎会沦落至此!」黎智英说,「那以后,我就觉悟:『有专业就不用作鸡了』!」

黎智英作生意不拉关係、不走门路,甚至不应酬,这在台湾是个异数,我想在香港可能也不多见吧。

近日,听闻某金融大少的弊案新闻(马路消息说,他有一整层的办公室接待政界的客卿们),以及新政府上台后,官商交贼的嘴脸,不禁让我想起,十五年前,那个清凉有风的夜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