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仔回忆录其八:真的完结篇──黎智英不外传的管理密技

时间:2020-07-23 浏览量:318

狗仔回忆录其八:真的完结篇──黎智英不外传的管理密技

康文炳,曾任职于报纸、网路、杂誌等类型媒体,着有《编辑七力》。

上回〈狗仔回忆录其三:黎智英和村上春树都这幺说!〉这篇提到,黎智英在一次检讨会中,对我负责的文章批评说:「下次再出这种稿子,就应该有人走(路)了!」

开完检讨会,我有点晕眩地走回座位。随即,开会传达检讨会的主要内容,并且针对所谓的「这种稿子」作了一番分析,也听听工作伙伴的看法。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对所谓的「这种稿子」,虽略有所感,但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儘管,我到《壹週刊》之前,已经在业界作了十多年,不算老鸟也是中鸟了,但在《壹週刊》面临的却是全新的处境;因此,我也就尽可能放空自己,吸纳来自上面的讯息,并充分地再将讯息(包括压力)传递给我的工作伙伴,希望大家同舟共济,摸着石头过河

渐渐地,我发现这种工作态度的好处。

由于讯息是透明的,工作伙伴都很清楚公司要求的产品规格是什幺,自然减少了许多沟通的时间和压力。团队不必耗费时间在沟通:「这算不算是一个好产品(题材)?」而是直接进入「我们如何生产这个好产品?」

有一次,一个题材处理得不算满意,但受限截稿期,我已经决定出手了(进入后製编排流程),另一位工作伙伴竟然跟我说:「这样出去一定会被钉的!」「我们再来补点……!」

下属比你还急,比你对产品规格的要求还严谨,有这样的工作伙伴足矣!

当讯息透明,人人对「什幺才是好产品」有相当的共识后,管理层就会很好做事;而这也就是《壹週刊》的稿子可以一退再退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晓得,这不是主管在找你麻烦,而是公司的规格要求。

标準清晰,不适任的同事,也会坦然地选择离开,而不致于如一般常见,下属总觉得自己表现良好,却遭主管打压。(其实,对老闆而言,也很容易做事,因为管理层会晓得,这规格是来自客户的需求,而不是老闆一意孤行的旨意。)

后来,我初到其它媒体工作时,有一次改了一篇稿子,中鸟资历的记者跑来质疑说:「你不要乱改我的稿子,这篇是要得奖的!」

我有点尴尬,就说那给总编辑看看好了。由于记者态度强烈,最后出面的社长竟然说:「文章好坏是可以讨论的!」就这样敷衍过去。不记得最后刊出用了什幺版本,文章后来也没得什幺奖,大概真的是被我改坏了。

「透明」不会只是个别主管的作为,而是一种整体企业文化的建立。不能建立规格、不能将规格资讯透明化的企业,在现代开放竞争的时代,就会走得格外辛苦。

大体而言,台湾的职场文化是较官僚、较封闭的。在所谓「两大报」时期,见识的更是如此。当「揣摩上意」成为职场官运亨通的关键,每一层的主管就会设法「截流」来自上头的资讯;因为,谁掌握了资讯, 谁就掌握了权力。

当有人有任何不同的意见或建议时,主管一句:「其实,老闆说过……」,所有人就没辄了。资讯封闭,在管理上,增加许多不必要的「节点」,也就窒息了员工的自发性与生产力。

记忆中,黎智英后来仅在一次会议中,提过「透明化」的重要性,我才了悟,我已融在其中。

黎智英大意是说:公司经营的方向、顾客的需求、工作上的要求,这些资讯都不应该被掌握在少数管理层手中。每个员工都应该了解,企业整体的动向、老闆和同事的想法,自己工作遭遇的困难;因为,只有立体地整合这些资讯,员工才能速迅作出正确的判断和行动,才能提高企业的效率。也许,用现代「区块链」的术语,这叫「去中心化」吧。

上一篇: 下一篇: